警察持枪去神秘化

 

在昆明“3·1”恐怖暴力袭击发生一个月之后,中国警察强化了持枪执勤。日前,公安部部署开展依法使用武器警械专项训练;而江苏警方已经进行全省实施武装巡逻。

 

这次中国警方大大方方的“亮枪”,也是把警察持枪这个问题去神秘化,进入了正常舆论场中。这是一个好事。

 

中国警察用枪的“尴尬”

 

我国警察用枪遵循各国的通行原则——“最小动用武力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9条规定:

 

人民警察开枪,仅针对法定的15种暴力犯罪行为的紧急情形,比如,实施凶杀、劫持人质等暴力行为,危及公民生命安全的;以暴力方法抗拒或者阻碍人民警察依法履行职责或者暴力袭击人民警察,危及人民警察生命安全的。

 

但具体实战中怎么运用,需要用具体案例来界定。

 

目前的主要问题是公安系统对枪枝管理过于机械:严格实施人枪分离,领枪领弹有严格复杂的手续,而且一有风吹草动,基层就要求将枪全部收回。很多警察一年就摸几次枪,练枪的机会自然也少了。

 

据重庆警官职业学院战术系讲师李海勇称,目前每名民警每年多则几十发少则十几发的平均用弹量,根本不能满足实战的需要;这跟香港警察入警培训用弹量在六百发,任职后每年训练用弹量六百发根本不在一个水平上。

 

另一方面,是很多警察本身也不愿佩枪,不仅是手续麻烦,还因为中国本身是无枪社会,警察的佩枪可能导致自己成为犯罪分子的加害对象,不是枪在保护警察,而是警察在保护枪。

 

如果像电影《寻枪》那样把枪弄丢了,警察个人要受到极其严厉的惩罚。

 

警察不应对枪陌生

 

越是不摸枪,越是心里疏远;越是对枪疏远,持枪能力越是差。公安系统的一个内部统计称:

 

60.2%受调查警察认为目前警察射击技能较差,39.8%的人认射击水平一般;62.5%的警察认为目前警察依法用枪能力较差,19.9%的人认为警察依法用枪能力一般。

 

这也反映出当前大半警察对自身的枪法,以及要不要开枪、何时开枪、往哪里开枪的用枪执法能力没有信心。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事。

 

这次全国统一强化警察的武器使用,是对长期以来警察不愿配枪、不敢开枪风气的纠偏,应该予以正面积极的评价。

 

正确对待警察开枪伤人

 

当然,问题还有多面性。就检索文献来看,目前存在“两张皮”现象:

 

公安系统的论文几乎是清一色抱怨公安的枪管得太死,不尊重警察的执法权威和警察个人的生命安全;开枪后领导“不理解”“不支持”;法院的严苛判决不利于警察持枪自卫……

 

而硬币的另一面是,近年来警察开枪伤人的案子也不少——

 

2010年,贵州安顺警官张磊开枪射杀了2名村民,张磊对其中一名村民腿部、头部各开一枪,明显超出制服犯罪的目的;2012年,辽宁省盘锦市某征地现场,民警称被迫开枪,导致村民死亡,短短一天多之后,当地调查组就下了结论:开枪行为合法;去年,广西平南县警察胡平酒后,开枪杀害孕妇,还引发了中央的震怒。

 

当然,这些极个别的案例不应影响警察的正常持枪。特别是在昆明“3·1”事件后,让警察持枪执勤,回归正常,是社会治理和国人心理的双重需要。

 

对于这些案例,警方也要有个坦然接受公众监督、主动披露信息的态度。类似2012年重庆击毙悍匪周克华那样,明明是正大光明的事,却吝于公布关键信息:两名警官各打了几枪?打中了哪里?最终导致种种传言甚嚣尘上。

 

持枪是一种权力。不过,坦诚的权力才会有公信。

 

(图片说明: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到访成都时,特警在街头武装巡逻。)

 

来源地址:



好配资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