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呦鹿鸣”:现在是媒体的春天

由财讯集团联合新疆和阿里巴巴三方共同打造的无界传媒,正式上线仅两个多月,就以率先发布“私募一哥”徐翔被抓等报道,备受各界瞩目。

 

近日,无界传媒执行主编黄志杰接受《解放周一》记者专访。不过,这一次我们关注的却是他的另一个身份“鹿鸣君”——微信公众号“呦呦鹿鸣”的创始人。

 

原创长文

 

“逆袭”碎片阅读

 

法学出身的黄志杰,从地市级报社、省级都市报,一路做到全国性新闻周刊,在传统媒体摸爬滚打了12年。这些年来,他力图“调查公众议题真相,探究兴衰治乱根源”。其代表作《湖南人大代表贿选调查》,揭露了建国以来“贿选第一案”的内幕,该事件最终以466人被处分的结果宣告结束。

 

为了亲身体验新传播格局所带来的冲击,黄志杰创建了微信公众号“呦呦鹿鸣”。说来有趣,这个契机发生在2013年北京国际马拉松的赛场上。当时,他在参加“北马”的过程中突发了一些见闻和感想,但这种信息的传播必须是当天发出的,并且是针对马拉松关注者这个人群的,而那时他所在的时政类周刊,无论是出版周期还是读者群体,全都“对不上”。于是,他试着通过“呦呦鹿鸣”发了一篇文章,没想到被跑友们迅速刷屏。这让黄志杰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公众号传播的独特性。

 

此后,“鹿鸣君”一发不可收拾。对包罗万象的热点话题,黄志杰或评论或解读,以原创长文“逆袭”碎片化阅读,逐渐赢得了口碑和拥趸。2014年,“呦呦鹿鸣”摘得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最佳微信奖”,是47个获奖机构中唯一的自媒体。

 

黄志杰把获奖归功于“阅读量”和“原创”。“当时自媒体还处在一个草莽时代,大家都很浮躁、很着急。其实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我并没有做太多的事情,现在那么多公众号,内容多数是抄的,原创做得稍微好一点,就会脱颖而出。”

 

黄志杰在“呦呦鹿鸣”上发过一篇《“中国最危险的女人”怎么发展朋友圈?》,用私家图片的形式,“八卦”了时任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社交行动,配上幽默的点评与调侃,令人忍俊不禁。文末特别指出,对任何一张原创图片的转载,都将被“呦呦鹿鸣”律师后援团起诉索赔,赔偿标准是每张每次一万元,“什么,太高?不惩罚你们这些剿灭原创的无良账号,怎么让微友们开心呢?”接着笔锋一转,附上胡舒立当天的演讲内容,又奉上满满干货。一个有关媒体伦理的严肃议题,被诠释得活灵活现。

 

并不看好自媒体的未来

 

黄志杰告诉记者,关注“呦呦鹿鸣”的人群比较特别,他们或许对“心灵鸡汤”比较反感,而会关心一些相对严肃的议题,对“干货”有较高的要求。比如,针对舆论热点的《警媒撕裂,坏了规矩,乱了权威》《屠呦呦获诺贝尔奖,给中国五大警示》等文章,都达到了数十万的阅读量,前者还进入了学术研究的视野。

 

加入无界传媒后,“呦呦鹿鸣”转而推送了与之相关的内容。比如,公众号曾在第一时间发布“无界”的招聘启事《有一个新闻野心,想和你谈谈》,表达了“极致挖掘、极致传播”的价值观。由于越来越多的精力花在“无界”,在“鹿鸣君”看来,如今“呦呦鹿鸣”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博客,而不是自媒体。“自媒体需要对热点发声,需要去组织张罗,需要去拓展业务,现在确实很少有精力考虑这些了。有一段时间有志愿者帮忙打理,但我很快发现,还是要花不少时间。”

 

这位自媒体的尝鲜者,并不看好自媒体的未来。在传统媒体工作时,黄志杰经受的训练,使他养成了传播一篇文章时必须有足够的信息源,必须要看听结合、综合各种信息的习惯。“自媒体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他对此心怀疑虑。

 

黄志杰看到,自媒体有一个独特的现象,就是高产量,很多人每天都能出一些评论性的内容。“这样的观点,你写一篇两篇是可以的,但一个人知识储备永远是有限的,你写了一年,都不采访、都不去跟人交谈,这种观点一定是正确的吗?”在他看来,这类内容多了以后,社会上就出现大量一吹就破的信息泡沫。“一开始大家还觉得比较新鲜,但是现在人们已经不会轻易地转发一些文章了,因为看到了太多的泡沫。淘汰是自然而然的,近千万的微信公众号将来需要另寻出路。”

 

从“呦呦鹿鸣”的角度看,自媒体提供了海量的内容,也不乏精品,然而,“自媒体始终无法替代公共媒体,也无法替代媒体机构的组织力和生产力。”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时代,黄志杰坚持这样的确定。

 

对话

 

自媒体的出路一定是机构化

 

解放周一:为什么给自媒体起名“呦呦鹿鸣”?

 

黄志杰:这是 《诗经·小雅》第一首诗《鹿鸣》的第一句。这首诗很大气,而且生气勃勃:主人拿出美酒佳肴、鼓瑟吹笙,大宴宾客,而品德高尚的客人们呢,则给主人以各种指导,宾主其乐融融,兼有野鹿呦呦的和平之声。这恰好就是一个自媒体人与关注者互动、深度沟通的场景。一篇篇的原创文章,是奉献给读者的美酒佳肴,“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后台的评论、线索,是关注者的指导,“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解放周一:你的公众号是在跑马拉松的过程中“跑”出来的,作为一个长跑爱好者,跑道上的心性,给你所从事的工作带来了什么?

 

黄志杰:我一直开玩笑说,“身胖理应多跑步,人丑就该多读书”。2012年起,我完成了5个城市的“全马”,身心都很满足。后来因为受伤,也因为毅力不足,中断了。最近才恢复跑步。

 

跑步给我私人最大的帮助,就是提醒我从容一些。“全马”是极限运动,最后成绩每一分每一秒的增减,都是和一段时间累积的跑量有关。平时跑多少,比赛的时候就是多少,来不得半点含糊。我们做事情也是这样,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准备多少,结果就是多少,很公平。所以,没必要着急,但也绝不能放松。新闻人的特点,是每天面临剧烈的冲突、身处于时代的戏剧之中,因此,容易着急。但其实,放长远看,很多不良情绪都是没有必要的。

 

解放周一:你多次公开表示,并不看好自媒体的未来。你认为自媒体今后的出路是什么?

 

黄志杰:自媒体很难坚守公共性,也无法覆盖高品质内容生产的成本。目前的自媒体爆发是一种存量的释放,它是有周期的。今后,自媒体的出路一定是机构化。互联网确实改变了很多,但互联网并没有改变社会大分工的原则,也没有摧毁公司制度这一伟大发明的价值。自媒体将面临大洗牌,最终,机构化的、公司化的、垂直领域的自媒体将留下来。但是,这些都无法解决自媒体的平台依附性问题,微信这样的平台所制定的规则仍将冲刷一代自媒体。

 

现在是媒体的春天,绝不是冬天。为什么呢?大众消费的信息每天都在增长,大家的流量都纷纷不够用了,这就是市场需求!每天有那么多资本投入这个领域,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今后,专业化的媒体机构一定有存在的价值。

 

解放周一:这种理想,是否落地在你和你的团队在“无界”上的实践?

 

黄志杰:我在“无界”负责内容,目前正在尽量努力。希望我们的才华不会配不上我们的野心。

 

解放周一:“无界”所倡导的开放性,将会给今后的媒体格局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黄志杰:“无界”这两个字,一是主张视野无疆界,我们是关注一带一路的媒体;其次是机构内外无界限,所有的人都可以以某种方式加入到无界的事业中;再次是传播方法和渠道没有界限,一切新老方法都可以用。

 

这是一个胜者为王的时代,只有真正做大了,才谈得上影响媒体格局,无界虽然已有些品牌的声名,但还在起步阶段,很幼小,像一棵小苗。 

 

(本文摘自解放日报,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来源地址:



好配资图片

Contact ME